酒店打工

關於部落格
美國進口傢俱
  • 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村民“被保險”,理賠款去哪兒了

  李彥澍 連麗娟    檢察官核對村民辦理種植業保險情況   2009年,國家出台了一項惠農政策,對小麥、玉米等大宗農作物為保險標的的種植業保險保費實行補貼,中央及地方財政負擔80%,參保農戶承擔20%。這樣一來,每畝土地農戶只需繳納保費兩三元,若受災每畝則最多能得到三百多元的賠償,這中間的差價撩撥了一些人的心。2013年9月,河南省新鄉市封丘縣檢察院偵破了一起通過虛假投保、虛假理賠套取保險理賠款的窩串案。2014年12月1日,隨著最後兩名被告人被宣判,本案中共有7人因觸犯貪污罪受到了法律的製裁。   受災情況我們說了算   虛增受災面積和誇大受災程度是本案中不法分子套取理賠金的一種手段。   李景霞是涉案保險公司封丘縣營銷部經理,在檢察機關調取參保檔案後不久,她和員工張紅梅、李聰前去投案自首。據三人交代,2012年8月至12月,他們在核算小麥和玉米保險理賠款時,通過調高個別村受災面積和受災程度的方法,套出6萬元予以私分。   保險理賠流程比較繁瑣。當農作物發生災情後,投保人需要撥打全省統一理賠電話報案,省公司接到報案後逐級通知到災情發生地的營銷部,由營銷部實地勘查受災程度,核算受災面積,拍攝受災現場照片報送市公司,然後市公司會對受災現場進行抽查勘驗,對全縣的受災面積和受災程度進行評估,最終反饋給縣營銷部一個總的理賠金額,縣營銷部負責核算每個參保村民的理賠款。如此完美的程序設計,李景霞他們怎麼能騙到保險理賠金呢?   他們說在實際執行過程中理賠時限短、受災地分散且查勘人員少,無論是市公司還是縣營銷部對受災面積和程度的查勘都只是走形式。在封丘縣營銷部,李聰主要負責出現場,據他交代,報給市公司的受災現場照片大都是選取同一受災地的不同角度拍攝,然後附上不同受災鄉鎮名稱,以此表明進行了實地查勘。他說:“每次市公司下來勘驗,在全縣不過是抽一兩個鄉鎮看看,抽查對象由我們定,他們不可能掌握全面情況也發現不了任何問題,受災面積多大、程度多深,基本上都是我們營銷部說了算。”   在這種情況下,李景霞便指使張紅梅選擇6個村子,將6萬元化整為零,根據村子參保人員的多少,每個村子分配8000元到1.4萬元不等的“任務”,然後讓李聰虛增相應的受災面積或者提高理賠標準,併在核算理賠款時將虛增部分攤到每個村民頭上。在理賠款到賬後,張紅梅再通過村幹部要回虛增的金額,就這樣三人將6萬元納入私囊。   公章可以自己蓋   假冒村民投保是本案中套取理賠款的另一手段。早在初查階段,檢察機關就發現參保檔案與村民實際參保情況不符,很多村民“被保險”。那究竟是誰為他們買的保險,他們的理賠款又去了哪裡呢?   為此,辦案人員調取了封丘縣2009年開展種植業保險以來所有的參保和理賠檔案,涉及10多個鄉鎮近100個村莊。面對堆砌如山的檔案和複雜的會計資料,辦案人員製作了一份理賠表格,列明瞭參保村莊、參保品種、參保面積、繳納保險費金額和賠付金額等,隨後派出多個辦案組到涉案村莊進行核對,發現假冒村民投保的現象非常嚴重。   據查,2012年,李景霞假冒8個村莊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19萬餘元;張紅梅假冒3個村莊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7萬餘元;李聰與同事王文帥假冒8個村莊的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8萬餘元;封丘縣營銷部工作人員於海中假冒8個村莊的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10餘萬元,並伙同村幹部王龍海假冒該村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近6萬元。2011年至2012年,潘店鎮鄉財政所原副所長朱登鳳假冒該鎮9個村莊的未參保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6萬餘元。   然而,假冒村民投保套取理賠款需要村幹部幫忙。首先,種植業保險是以村為單位參保,由村委會代表簽訂合同,從投保到理賠的每一步都需要村委會簽章。其次,每份保險都需要一份投保清冊,涵蓋投保人個人信息及其承包的土地信息等,而這些信息村幹部也都瞭然於心。最後,按照理賠入戶的要求,理賠款直接打到投保人賬戶,此時就需要村幹部幫助收取村民存摺。   因此,李景霞他們選擇的騙保村莊都有熟識的村幹部為其提供便利。如張紅梅選的三個村子中,一個是其婆家所在村,一個村的村幹部是丈夫的同學,還有一個村的村支書是自己多年的保險客戶。因為是熟人,這些村幹部也都願意為他們提供方便,有的村幹部甚至將村委會公章直接給李景霞他們,供他們在參保和理賠的各類空白文書上隨意蓋章。理賠金到手之後,這些村幹部都會收到一兩千元的感謝費。   保險理賠規定被無視   種植業保險設立於2009年,但自有這個險種之後其發展一直不景氣,除少數種糧大戶願意參保外,多數村民因耕地面積小、保險手續繁瑣等原因不願參保。為了扭轉這樣尷尬的經營局勢,2012年涉案保險公司開始將村民全部參保當作目標,並將這一目標的完成與工作人員的薪酬直接掛鉤。這一政策在當年取得了顯著效果,全縣參保小麥13萬畝、玉米10萬畝,而2011年參保的小麥、玉米一共才2萬多畝。   業務量的猛增加大了投保、理賠的工作量,為給業務發展提供方便,涉案保險公司下放權力,簡化程序,放鬆了監管,甚至對基層工作人員的違規操作行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河南省保監局針對農業保險理賠工作出台了專門的管理規定:對大範圍的受災,抽樣查勘不得低於受災面積的30%。但在執行中,為減少工作量,提高理賠速度,封丘縣營銷所只抽查一兩個鄉中的一兩個村,並不符合規定的做法卻得到了上級公司的默許。   2013年底,封丘縣法院陸續開庭審理了這起窩串案,認定李景霞等7人身為國家工作人員或受國有公司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騙取國有財產構成貪污罪,分別判處7人十年零六個月到二年零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原標題:村民“被保險”,理賠款去哪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