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打工

關於部落格
美國進口傢俱
  • 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山西日報刊文揭秘習近平母親往事(圖)

齊銳新三姐妹 齊雲 齊心   齊心,1926年生,河北高陽人,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共元老習仲勛的夫人。早年曾在長治參加八路軍,先後在晉城、屯留、武鄉等地工作。此外,鮮為人知的是,她的姐姐齊雲、弟弟齊步都曾在晉東南工作和生活過。   父親齊厚之曾任黎城、長治縣縣長   齊心姐弟仨都曾在晉東南工作和生活,這緣於他們的父親齊厚之。   齊厚之,1894年生,1922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文學院法律系,系蔡元培的得意門生。齊厚之酷愛京劇,擅長書法,畢業後短暫任教一年後,便在馮玉祥的國民革命第三軍中擔任軍法處長。北伐戰爭後,齊厚之任直隸省阜平縣縣長,一年後在直隸省政府擔任秘書一職。   1931年1月,齊厚之轉任山西省閻錫山政府四科科長。此時,他將齊雲、齊心、齊步帶到了山西。1935年,齊厚之出任黎城縣縣長,一年後,又調任長治縣縣長。   “七七事變”後,日軍占領長治,齊厚之到了陽城,任山西省政府第三行署秘書(行署設在陽城)。此時,女兒齊雲、女婿魏健(又名魏震五)已經是中共黨員。這一點,齊厚之心知肚明。   在當時,父女同在一個地區參加抗戰,而又在不同的黨派領導之下,這不僅在華北,甚至在全國也是少見的。到年底,閻錫山製造反共的“晉西事變”,掀起反共高潮,齊厚之利用自己的國民黨身份和政府秘書地位,給予中共領導的抗日政權很大支持。他的行為也得到女兒、女婿的贊許。   齊厚之後來擔任傅作義將軍的參議,為人正直,北平解放時隨傅作義起義。   姐姐齊雲晉城、長治威名揚   齊心的姐姐齊雲,又名齊韞,1918年生。   抗戰爆發前,齊雲在北平師大附中上高中,曾任學生會主席,並參加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成為中共地下黨組織的發展對象。“九一八事變”後,她滿懷報國志向,投身華北抗日救亡運動。1937年7月,北平淪陷後,她和魏健受黨指派到中共冀豫晉省委從事抗日宣傳工作。同年12月來到晉東南的陽城縣,一起分配到該縣的犧盟會。   來到陽城後,齊雲即與共產黨委任的縣長李敏之的愛人、縣政府民運工作負責人林貞一起,在縣城周邊地區向群眾作抗日救亡的宣傳,進行街頭演講,教唱《工農商學兵,一起來救亡》等抗日歌曲,排演抗日戲劇《放下你的鞭子》等,使這個閉塞小山城的群眾耳目一新。由於共產黨在群眾中的聲望越來越高,這引起國民黨頑固派的極大不滿。   1939年1月21日,正是農曆大年初二,國民黨駐陽城的頑固派糾結一群土豪劣紳和流氓地痞,突然闖進縣犧盟會駐地文昌閣瘋狂砸抄,將辦公、生活用具等洗劫一空。犧盟會奮起鬥爭,揭露頑固派破壞抗戰的惡劣行徑。齊雲、趙樹理等人在散髮抗日傳單時被捕。後在父親的庇護下,以及犧盟會的嚴正抗議下無條件釋放。但城內仍然暗流涌動,頑固勢力蠢蠢欲動。農曆正月十五到了,齊雲覺得元宵節人群相對集中,正是宣傳抗日的好時機,她置個人安危於不顧,毅然帶領宣傳隊走上街頭,為群眾表演文藝節目。   中共晉豫地委鑒於形勢嚴峻,齊雲等人的黨員身份已經暴露,為防不測,決定將他們調離陽城轉移至外地工作。農曆正月十五剛過,齊雲和魏健雙雙離開陽城,來到設在長治城裡的山西省第五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從事新的工作。魏健任專署民運科長,齊雲仍然從事宣傳工作。   1939年12月,齊雲奉命出任中共平順縣委組織部長。之後,在五專署的努力下,魏健於1940年1月13日當選平順縣抗日民主政府第一任縣長,並兼任縣人民武裝自衛隊獨立支隊支隊長。   在平順的日子是齊雲自參加抗戰以來最緊張的一個時期。她住在城西南八里的劉家村張茂孩家。這段時期,生活條件差,工作特別忙,幾乎無法照顧孩子。她的一個孩子曾在敵人“掃蕩”時寄放在老鄉家裡,而這個村子被敵人燒光,她的孩子也自此不知下落。在平順,齊雲堅決貫徹我黨提出的“堅持抗戰,反對投降;堅持團結,反對分裂;堅持進步,反對倒退”三大口號,與國民黨反共分裂活動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   1940年1月,齊雲調到潞城縣任救聯會主任,同年5月,又調任潞城(東)縣政府秘書兼行政工作。在這期間,她的具體工作多半是進行對敵反“蠶食”鬥爭,經常深入到游擊區開展對敵政治攻勢,亦曾進行數次反“合圍”鬥爭。   抗戰時期,潞城縣建制幾經變革,治所幾經搬遷。1940年,潞城縣以邯(鄲)長(治)線為界,分為潞東縣和潞西縣。齊雲任縣政府秘書時,住在潞東縣土腳村。這裡屬於邊緣地區,地理條件較好,又有黨的組織,縣委、縣政府都駐在村裡。決死三縱隊六分隊為了保衛縣委、縣政府,也駐在村裡。   齊雲在潞城工作期間,曾發生過兩次大的事件。一次是1940年6月4日發生的 “土腳事件”。當時,150多名日偽軍在漢姦的帶領下,包圍潞東縣政府駐地土腳村。經過三個小時的激戰,政府機關人員全部撤離,五專署獨立團二營24名戰士被俘,押至微子鎮,慘遭殺害。縣政府大印丟失。1979年齊雲病逝後的悼詞中提到這件事:“在嚴酷的革命戰爭時期,齊雲同志英勇奮鬥、不怕犧牲,經受了艱苦生活和生死鬥爭的考驗。1940年,齊雲同志任潞城縣政府秘書時,敵人突然包圍縣機關,她臨危不懼,堅持戰鬥,讓同志們全部撤離後,她最後一個離開……”   另一件事是1941年3月5日的“南山嶺事件”。日偽軍集結400餘人分兩路包圍駐扎在南山嶺村的潞東縣政府,縣政府工作人員和公安局戰士奮力突圍,激戰兩小時,公安局戰士6人犧牲,政府人員11人被抓,公安局長王天仁身中數彈犧牲。在這次生死考驗的反“合圍”鬥爭中,齊雲臨危不懼,再次體現了堅強的黨性。在齊雲病逝後的悼詞中,組織上這樣評價她:“在太行山根據地時期,齊雲同志積極發動農民建立抗日武裝。她所在的區民兵武裝建立得快,訓練得好,積極配合八路軍進行游擊戰打擊敵人。齊雲同志每到一村,身教言傳,把農村婦女組織起來,做軍鞋,送軍糧,邊生產,邊戰鬥。在農村建黨的過程中,她特別註意培養婦女幹部,放手發動群眾和敵人進行堅決的鬥爭。”   1941年7月,齊雲離開潞城,調往太岳二專署工作。曾和齊雲一起工作過的山西省委原組織部長胡曉琴專門為齊雲賦詩:“颯爽英姿上太行,出生入死打豺狼。亦文亦武顯身手,莫道鬚眉勝女郎。”這首詩為人們生動地勾勒出齊雲的光輝形象,以及她抗戰期間在晉東南工作、生活的生動情形。   齊心跟著姐姐走上革命路   就在齊雲一如既往以忘我的熱情投入新的工作時,她的心卻時時被一件事情所牽掛,這就是遠在太原的小妹齊心。   “七七事變”前夕,齊心考入北平市女子一中。她還沒來得及走進課堂,便聽到盧溝橋事變的噩耗。7月28日北平淪陷。8月,齊心與姐姐齊雲隨北平的流亡學生離開北平,經天津、煙臺、青島、濟南,到達太原,進入太原平民中學讀書。不久,娘子關和大同失守,太原告急,偌大個華北已經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齊心再次失學。   這時,齊心得知姐姐已經在晉東南參加抗日隊伍,心情再也無法平靜下來,心想有朝一日也要成為一名八路軍戰士,到前線去打日本鬼子。她曾兩次外出尋找抗日隊伍,父親覺得她年齡太小,又沒有可靠的人引領,兩次都把她追了回去。   齊雲得知妹妹的情況後十分著急,經過仔細考慮,決定將妹妹接到自己身邊,於是向組織上請假,急急趕赴太原,回去沒多作停留,便帶齊心一起返回晉東南。   姐妹倆先是來到晉城,齊雲想把妹妹送到駐晉城的八路軍訓練班學習。這時正逢日軍對根據地進行瘋狂掃蕩,學校已經轉移,齊雲只好和妹妹一起返回長治。途中,為了躲避敵人,姐妹倆就住老鄉家裡,敵人進村,她倆就和老鄉們一起藏進山洞里,常常一待就是一兩天。   回到長治後,齊雲意外得知,抗日軍政大學一分校已從陝北遷來晉東南屯留縣辦學,學校距長治還不到40里。她頓時眼前一亮,將想法告訴了妹妹。齊心聽了很高興,自己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了。   1939年3月18日,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齊雲領著15歲的妹妹齊心從長治出發,前往屯留縣故縣村抗日軍政大學,在校總部她們見到一分校校長何長工,齊心很快被分配到校直屬女生隊學習。她換上嶄新的灰布軍裝,一名英姿颯爽的八路軍女戰士站在齊雲面前,儘管還未脫稚氣。齊雲高興地對女生隊副隊長、女紅軍劉抗說:“我妹妹是一張白紙,染成什麼顏色,就是什麼顏色。”她接著又叮囑妹妹:“這裡還有參加長征的女紅軍,你要好好向她們學習。”安頓好妹妹後,齊雲心上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然後放心地離去。   1939年7月,齊心經歷了日寇發動的“七月大掃蕩”戰火考驗,因為她還不夠黨員規定年齡,經上級黨組織特別批准,於8月14日加入中國共產黨,為候補黨員。當年冬從抗大五期畢業,齊心被分配到長治縣幹部學校婦乾隊任指導員、隊長,日寇掃蕩時編入縣政府戰地工作團,參加了蔭城、西火鎮戰鬥。翌年春,齊心先後在武鄉抗大一分校留守處、抗大總校總務處、衛生處任文書,經歷了1940年秋季大掃蕩的嚴酷鬥爭,被批准提前轉為中共正式黨員。   長治作為齊心走上革命道路的起點,她在多少年後回憶道:“現在回想起來,在我一生中有兩段受益匪淺的經歷令我終生難忘。其中一段是在敵後抗日根據地,特別是抗大熔爐艱苦充實的戰鬥生活培養了我革命樂觀主義的情操,堅定了革命鬥爭意志,樹立了共產主義人生觀。”齊心坦言,姐姐齊雲對她的革命理想產生了決定性影響,是自己投身革命的引路人。   弟弟齊步黎城上學平順參軍   聽說姐姐齊雲、齊心都在晉東南參加革命,當時寄住在叔父家的齊步也萌生了到晉東南參加革命的念頭。   對於晉東南,齊步並不陌生。1935年,父親齊厚之在黎城當國民黨的縣長時,他就和父母一起住在黎城,併在黎城上的小學。   1941年5月,年僅14歲的齊步在大姐齊雲的幫助下,再次來到晉東南,自此投身到火熱的抗日戰爭中。   齊步這次到晉東南抗日根據地,是同母親一起去的。母親鄧耀珍的父輩是清朝的武官,為人善良,樂善好施。鄧家是個大家族,老老少少幾十口人,併在高陽縣城開有“合記股份顏料公司”。   由於上太行都是山路,鄧耀珍一路上大都是騎著毛驢。途中還遭遇到日本鬼子的包圍。齊步和母親,還有帶著他們進根據地的交通員,在山洞里躲了兩天才脫險。後人稱齊母為“騎著毛驢上太行的革命老媽媽”。   隨母親到達抗日根據地後,齊步被分配到平順縣寺頭村太行四專署八路軍乾訓隊當通信員。這期間,他與時任國民黨27軍秘書的父親齊厚之見了一面,並要求父親把他的名字改一下。齊厚之問他為什麼要改名?他說當了兵出操時值勤隊長喊口令時,一喊“齊步——走”,他就習慣地答應,惹得大家笑,所以他想把名字改了。父親想想就說:“那就改叫‘銳新’吧,銳是銳意進取,新是齊家你們這一輩名字共用的,‘銳新’就是銳意進取新中國的勝利。”齊銳新覺得這個名字好,自此,就不再用“齊步”的名字了。   1941年底,齊銳新被送往太行中學學習。太行中學的前身是晉東南路東幹部學校,簡稱路東學校。該校是1939年秋太行區黨委直接領導下成立的一所培訓抗日幹部的學校。為了便於鬥爭,晉東南曾分為路東、路西。路東即太行,路西即太岳。路東幹校因此得名。   1945年2月,齊銳新離校參加工作,分配到太行七分區專署工作隊任組長。4月後,齊銳新調任修 (武)獲(嘉)武(陟)一區任民政助理員。不久,又到修獲武抗日政府武工隊,開闢修獲武游擊根據地。這裡三縣交叉,環境複雜,共產黨、國民黨和日偽統治區犬牙交錯,武工隊既要對付日偽軍“掃蕩”,又要防備國民黨頑固勢力隨時可能的偷襲。齊銳新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堅持對敵鬥爭,直到抗日戰爭勝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